829 ,早上起來天氣陰陰的,是個打球好天氣。
也許是這樣,就根本沒有做防曬的準備,誰知道太陽說出來就出來,
整個皮膚都被曬成焦炭顏色,簡直比仿曬產品更好用!!
但以上都不是我今天的主題,
而是介紹球場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.....
豐原球場是一個老球場,所以它的建築物也有一段歷史了,
以下圖片是它的House 正面


在它的左邊有一個壁畫,通常你的不注意,就會錯失一個欣賞藝術的機會...

這是大師 顏水龍 用馬賽克作成的壁畫。


        相信很多人對顏水龍很陌生吧,顏水龍曾經留日留法,十七歲留學日本,進入東京私立正則中學三年級就讀,兩年後考入東京美術學校西畫科(五年制,即日本國立東京大學美術學部油畫系前身),師事藤島武二以及岡田三郎助。當時的日本畫壇跟隨藝術之都巴黎的藝術潮流,印象派、後期印象派、野獸派是為主流。顏水龍決定到藝術之都巴黎探源。


  一九二九年八月,歷經一個多月的旅程抵達法國。初抵巴黎時,他日天到大茅屋工作室(La Grande Chaumie're)畫人體素描及油畫,晚上則學習法語。不久,他轉入現代美術學校學習,先後受教於讓.馬爾香(Jean MarChand,1881-1941)及勒澤門下,接觸法國前衛藝術。一九三一年由於肝病發作而至地中海岸的尼斯小住養病。在尼斯,他結識了畫家鄧肯,並且常有機會和這位來自荷蘭的野獸派繪畫大師閒聊,聽他講述繪畫理念。據顏水龍的回憶,鄧肯相當健談,見了他總是不停地說話,法文能力不算強的顏水龍也只能聽懂多少算多少,很多話是在日後創作遇到問題細思量之後才體會出來。不論顏水龍到底從這些大師身上直接或間接學到什麼,在留法短短的三年中能受教於勒澤、馬爾香、鄧肯門下,比起其他的留學生是幸運許多的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
有人以「台灣的高更」比喻顏水龍。的確,顏水龍和高更一樣有著「退隱山林、逃避文明」的想法,高更到大溪地尋求創作靈感,顏水龍則至台灣原住民的山地部落工作,原住民的服飾、工藝、藝術帶給他許多的創作靈感,並進一步致力於台灣工藝美術的發展,故有「台灣近代工藝美術之父」的美譽。

以下網站有介紹顏水龍相關作品,有興趣者可點進去看一下

http://vr.theatre.ntu.edu.tw/fineart/painter-tw/yenshuilong/yenshuilong.htm

嗯,回到球場,雖然今天打的不挺好,但至少還有小鳥進帳....

mona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